志勇智斗,献身于共产主义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志勇智斗,献身于共产主义
黄安的赵赐吾、麻城的邱江甫、黄陂的臭豆腐、光山有个蹦天鼓。”其中的赵赐吾为了共产主义高尚事业,献出了全部家产,献出了整个青春。有句话说的就是“穷则思变”。
 1926年冬天,赵赐吾从武汉中学毕业回到了家乡黄安县紫云区许家冲湾,赵赐吾是当地的富户,光田产就有150多亩,赵赐吾的父亲去世得早,家中由他的母亲当家。看到自家也是靠收租子过日子,赵赐吾就对母亲说:董必武和陈潭秋领导我们办党,这个党叫中国共产党。共产党要让所有的穷人都能过上好日子,建立一具没有剥削,人人平等的社会。我家之所以有田地和房子,是靠剥削穷人得来的,所以这些东西应该重新分给穷人。
赵赐吾的母亲听后,气不打一处来,指着赵赐吾骂道:原指望你出去读书能升官发财,光宗耀祖,没想到养出你这个败家子!
赵赐吾见一时难以做通母亲的工作,就暂时放弃劝说的意图,用实际行动来回答母亲。白天他同穷苦人一起下地劳动,晚上则搬进自家的破柴房居住。望着儿子磨破的肩膀和双手,做娘的心软了,赵赐吾趁热打铁又做起了母亲的工作。
你的儿子搞革命,必须先革自己的命,俗话说;只有把自己的指头烧红,才能去烙别人呀!望着母亲犹豫的神情,赵赐吾坚定地说:我必须带头分掉家中的财产,你们听也得办,不听也得办!他半说服半强迫地让母亲和妹妹把各自的替换衣物,日用品拿出来,搬进了破柴房。写了一张封条封住了自家的大门。
随后,赵赐吾又拿出一笔钱,将自家雇请的长工辞掉。长工们以为赵赐吾开玩笑,便说:少爷,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们以后不要称我少爷,我以后要和大家一起打碎这个人吃人的社会,我家的田地、房屋、财产一切都交给农会,分给穷人。农民所欠的债务全部免除。话毕,赵赐吾叫来帐房先生将自家的地租、契约一把火烧了个精光。    赵赐吾的革命行动,感动了穷苦的农友们,他在赵赐吾的带动下,农民运动的烈火迅速燃遍了整个紫云区。
难道赵赐吾参加革命,是为了挣钱养家?难道他是一个天生贱命?是因为他的思想高度觉悟,为了共同的理想,为了中国苦难人民的解放事业,为了广大人民的利益。
后来他也参加了黄麻起义,然而这条道路很艰辛,不久黄麻起义遭受了挫折,鄂东军被迫转移到黄陂木兰山打游击。赵赐吾遵照县委指示,带领一部分同志在紫云区就地坚持斗争。
面对着敌人的血洗火烧,赵赐吾带领同志们以紫云寨为中心,时而乘夜下山袭击敌人清乡团团部,时而暗藏利刃,埋伏在交通要道上伏击零散敌人。
可总是这样小打小闹,是不可能重新打开紫云地区革命局面的。赵赐吾思索再三,认为关键问题是同志们手中没有枪。可是要想搞枪,唯一的办法就是从敌人手中夺。一天,赵赐吾正在田里帮农友插秧,忽然看见两个反动民团团丁倒背着长枪,一前一后,无精打采地向这边走来。心中不由一阵暗喜:这不正是搞枪的好机会吗?便迅速跑到大路上,装成歇息的样子抽起旱烟来,两个反动团丁万万想不到路边这位抽旱烟的伙计就是大名鼎鼎的赵赐吾。眼见得两位团丁走过去,赵赐吾一跃而起,抡起锄头,猛地向走在后面的那个团丁砸去,反动团丁当场昏倒在地。等到前面的团丁听到动静准备转身时,一支锃亮的枪管已抵在了他的腰间。
从这个团丁的嘴里得知,紫云谭畈河反动清乡团总赵焕章的岳父今天60大寿,两位团丁是提前上赵焕章的岳父家帮忙的,赵焕章和他的两位保镖随后就去。其实,赵焕章这个人算起来还是赵赐吾的远房叔父,可这个人心术不正,他剥削农民的手段十分狠毒,通常是庄稼快成熟的时候,他便指使狗腿子到佃户田里去看苗定租。以后,不管遇到什么天灾为祸,佃户都必须按他定的数量交租。当上谭畈河清乡团团长后,他更飞扬跋扈,残害革命群众。赵赐吾决定趁此机会除掉这个恶霸。
他急忙将两个团丁送到隐蔽的地方绑起来,自己则戴个草帽在路旁的水田里插秧等着这位赵团总。时近晌年,赵焕章坐着轿子,带着两名保镖,耀武扬威地走过来。说时迟、那时快,赵赐吾一个箭步冲到跟在轿子后面的保镖面前,把水田的烂泥巴一手一把甩在两个保镖的脸上,并乘势缴下两个保镖的驳壳枪,轿夫们一看情况不对吓得撂下轿子就逃。在轿子里摔得七荤八素的赵焕章,骂骂咧咧地爬出轿子,还没醒过神来就被赵赐吾一枪送上了西天。
晚上,同志们围着赵赐吾听他讲缴枪的惊险过程,小队员高德臣抱着刚刚缴来的枪,兴奋地说:有机会,我也要用这支枪去缴它几支枪过来。赵赐吾俏皮地说:拿枪缴枪算什么本事,空手夺枪那才叫真本领呢!屋子里顿时爆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就在那时有句话,没枪,我们自己造,没粮食,我们自己种…….
当担任赤卫大队长的职务,赵赐吾便接到县委指示,要求县赤卫大队尽快筹积一批钱款交付鄂东特委。
筹款是件很危险的工作,当时的筹款对象大都是一些有钱的地主或资本家。而这些人都是不愿意将钱老老实实地拿出来的。当你把征款通知下到他手中时,他很有可能会将情况告诉给国民党军队,然后假装送款将国民党军队引来抓人,我们不少同志就是在筹款过程中,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
针对这种情况,赵赐吾决定找一个筹款钉子户开刀,并通过这次筹款来个杀一儆百,给那些反动地主豪绅一点颜色瞧瞧。筹款对象选中了县南大地主兼资本家张震山。果不出所料,张震山接到筹款通知后,立即同县城内的国民党军队通了气。交款那天,国民党军一个连随同张震山指派的接头人一起来到接头地点,准备趁这个机会捉住赵赐吾。没想到,赵赐吾早已布好口袋,将敌人一网打尽。赵赐吾让一部分同志打扫战场,自己则率领短枪队,装扮成商人模样,直奔县南张震山家。
此刻,张震山家人声鼎沸。在张震山看来,赵赐吾这次肯定是在却难逃了。一待国军抓到赵赐吾,他便可以领到白花花的赏银。因此,他在家大摆赌场,邀约当地豪绅地主前往助兴。赵赐吾他们到达的时候,这帮家伙赌兴正浓呢!快下、快下。赌红了眼睛的张震山见来了新客人,兴致更加高涨了。
张震山一见势头不对,忙笑着讨好道:先生高姓大名,有什么事,好说好商量。
你不是派人去抓我嘛!现在我自己送上门来了。赵赐吾调侃道。
不准动,谁动打死谁。早就布置在赌棍后面的短枪队员一齐亮出枪来。张震山倾刻间,像一条死蛇样瘫倒在地。
赵赐吾没收了全部的赌资后,命张震山交出了家中所有的银元和首饰,一枪结果了他的性命。并留下一张字条:如再有派款不按时缴纳,勾引白军打我军者,照此下场!赵赐吾
自这件事后,凡接到赵赐吾征款字条的地主豪绅,为了活命,都自觉如数地缴纳钱物,再也不敢给国民党军队通风报信了。
敌人对他却怕得要命,曾以“一两血肉一两银,一两骨头一两金”的重赏通辑他,却没有得逞。曾有一首歌谣赞道:“黄安有个赵赐吾,革命坚决胆子粗。土豪见了吓得哭,白军见了直叫苦。”19321月,他率部攻打麻城青山玉阁时不幸英勇牺牲。
没有将军的赫赫威名,却能做出惊天动地的大事,没有饥寒窘迫的日子,却能大为无私;是他们这些默默无闻的英雄,成就不平凡的伟业。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15日
上一篇:徐深吉寻找地图[ 10-15 ]下一篇:忠孝难全,将军的侠骨柔情[ 10-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