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别山红色文化禀赋论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革命年代的“人、事、物”;精神形态是指红色文化精神,集中体现为在这些物化形态的红色资源上所承载的精神形态。中国红色文化的独特性价值在于历史印证价值、文明传承价值、精神弘扬价值、挑战锤炼价值和“硬实力”推介价值。江峰、汪颖子在对学术界既有研究成果进行综合研究之后,得出了自己的结论:“作为一种特殊文化形态的中国红色文化,实际上就是由马克思主义先进文化、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国特定的地域文化等诸多文化元素交互作用,共时存在、历时发展,从而融合生成的一种特色文化。从中国红色文化产生时代来看,其主体生成衍化时期应在20世纪初到新中国成立之间,而新中国成立以来,应该属于这种文化形态的延续及其新的价值衍生时期;从中国红色文化的特性来看,其具有革命性、先进性、地域性、融通性等多种文化品性和基本特质;从中国红色文化的地域分布来看,它由多个不同地域的红色文化网点链接而成,大多以当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军队战斗过的老区为依托不断衍生而成,如,井冈山红色文化、延安红色文化、西柏坡红色文化、遵义红色文化、韶山红色文化、新县红色文化、太行山红色文化、大别山红色文化等等;从中国红色文化与民间传统文化的关系来看,它是以马克思主义先进文化为主导,对民间社会存在的儒释道及其具有鲜明地域特色的传统文化进行有机融通从而生成且还将不断生成的一种特殊文化形态。”大别山红色文化的特色正在于此,即兼具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特殊地域蕴涵积淀而成的独特文化属性。第三,大别山红色文化是一种继承了优秀传统精神的现代文化。大别山红色文化滥觞、形成于中国近现代苦难曲折的特定历史时期,同时也是一种继承了地域优秀传统精神的现代文化。近现代大别山地域的特殊原因,如人民群众所受到的残酷压迫和剥削,是大别山红色文化生成的物质经济根源;大别山地区人民群众英勇抗争的国民性和勇于斗争的民间传统,是大别山红色文化生成的历史传统根因;中国革命时期地方群众组织的蓬勃兴起也是大别山红色文化资源生成的一个特殊的系统内生因素。根据《红安县志》记载,黄安县1913年就成立了黄安县商会,1924 年成立了黄安青年协进会,1925年成立了中国共产主义青 年团黄安县委员会、黄安 县农 民 协 会,1926年成立了黄安县妇女协会、店员 工会,1927 年成立了黄安 县 童 子 团,1929 年 成 立 了 黄 安 县 妇 女会、黄安县总工会、黄安县少年先锋队,1936年成立了黄安县教育会,1938 年成立了妇女救国会,1942年成立了八里湾商会,1943年成立了三民主义青年团黄安县分团和其他许多民间秘密组织和社会革命 团 体。这 些 民 间 组 织 不 断 宣 传 革 命 思想,为地域革命工作的全面开展打下了良好基础。大别山红色文化作为地域文化的一种,也无可争辩地受到了地域传统文化的深刻影响,尤其是受到了楚文化优秀传统的深刻影响。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这是每一个弱国、小邦由弱转强,由小变大的重要精神。楚国由一个方圆只有50里的蕞尔小邦成长为绵延5000余里的泱泱大国,飓风起于青萍之末,凤凰出于幽谷而迁于梧桐,依靠的正是一股执着的开放进取精神。楚人立国之初,国力弱小,民众贫穷,政治、经济、军事、文化都不如中原诸夏,甚至也不敌于东南的扬越和西南的巴蜀。列强环伺,虎视眈眈,楚国选择了一条“师夷夏之长技而力求创新”的正确道路,“抚有蛮夷,以
属诸夏”,“从春秋中期到战国中期,楚国版图的扩大,财富的增殖,政局的稳定,兵势的强盛,以及文化的繁荣,都是他国所不能及的”。楚人具有强烈的忠君爱国思想,荆楚先民的这种爱国情感,非常突出,到 了 翕 然 成 风 的 境 界,这 与 他 们 起 于 草莽,于列强的夹缝中挣扎求生存的经历有关。荆楚人好战、好勇,这种传统其来有自。如楚康王元年,有皋舟之战,楚师失败;三年有湛阪之战,楚师不利;五年,康王亟不可待地派人对令尹子庚说:“国人谓不谷主社稷而不出师,死不从礼。不谷即位,于今五年,师徒不出,人其以不谷为自逸而忘先君之业矣!大夫图之,其若之何?”楚康王兴兵的理由是 “主 社稷而 不 出 师,死 不 从 礼”,这 种“礼”真正只是荆楚才有的“礼”,置于中原诸夏,则匪夷所思。它表明荆楚人民的确具有尚武传统,这在列强环伺的时代,是荆楚人民奋发努力的可贵民族精神。荆楚人民有强烈的民族自豪感和民族自尊心,覆军之败的统帅,往往会以自尽这种极端的方式以谢国人和君王。即使贵为王孙公子,位至令尹司马,也鲜有偷生苟活者。如,楚武王之子屈瑕伐罗,失败后自缢;城濮之战后令尹子玉自缢于方城之外;鄢陵之战中司马子反因为醉酒败事而自尽;楚康王时代令尹子囊败师后自刎……即使是平 民 百 姓,也 不 乏 爱 国 义 行,事 迹 感 人 至深。如,吴师入郢后楚昭王奔逃,楚人“相率而为—57—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0(12).[2] 万青.关于开发大别山地区红色旅游资源的探讨,中国农学通报,2006(6).[3] 刘勰.文心雕龙·物色周振甫.文心雕龙译注.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2006.[4] 陈引驰.刘师培中古文学论集[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5] 黄光文,朱龙凤.红色旅游资源开发中的红色文化传承[J].求实,2008(6).[6] 李水弟,陈建.红色文化探微.南昌工程学院学报,2007(2).[7] 蔡红梅,龙迎伟.论“红色文化”与未成年人思想道德教育.湖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2).[8] 王国梁,帅建平.浅析当前红色旅游开发中的问题及对策.党史文苑,2007(1).[9] 王以第.“红色文化”的价值内涵[J].理论界,2007(8).[10] 李水弟,傅小清,杨艳春.历史与现实:红色文化的传承价值探析.江西社会科学,2008(6).[11] 江峰,汪颖子.中国红色文化生成的系统要素透析———以大别山红色文化为例[J].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6).[12] 张正明.先秦的民族结构、民族关系和民族思想[J].民族研究,1983(5).[13] 左传·襄公十八年.春秋左传集解.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77.[14] 刘安.淮南子·泰族训.南京:凤凰出版社,2009.[15] 卢丽刚,时玉柱.大别山红色旅游资源保护与开发的问题诊断及其应对策略.安徽农业科学,2009(22).[16] 赵宗彪.河南红色旅游发展对策研究.地域研究与开发,2006(5).[17] 杨安宁,杨玉秀,杨志平.红色旅游开发的几点建议———以大别山红色旅游区为例.问题研究,2006(10).[18] 李月华.黄冈红色旅游品牌研究.黄冈师范学院学报,2008(5).[19] 曾振华.红色文化的传播价值和传播策略[.当代传播,2008(6).[20] 石功鹏,居继清.对大别山红色文化资源价值及其利用的思考.黄冈师范学院学报,2010(5)致勇之寇,皆方命,奋臂而为之斗。当此之时,无将,卒以行列之,各致其死,却吴兵,复楚地”[14]。中国近代革命思潮在大别山地区也产生了深远影响:一是清末新政时期西学东渐在大别山地区的文化启蒙作用。西学东渐的过程有两条路径,东面自上海,南面从广东,大别山地域正好处于两路交汇的枢纽地带,先进文化为大别山地域的红色革命开展准备了必要的条件。二是辛亥首义对大别山红色文化生成的促进作用。大别山距离武昌路途非遥,首义成功后,鄂东进步人士如董必武、何子智等人纷纷前往武昌,义无反顾地投身革命行列。三是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和“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影响,焕起了大别山地区一大批爱国青年的革命激情,形成了以董必武、陈潭秋、李汉俊、林育南、闻一多、胡风等为代表的一支积极传播新文化、新思想的有志青年队伍。由此可见,大别山红色文化是一种继承了古往今来地域优秀传统精神的现代文化。第四,大别山红色文化是一种富有现实创新精神和转化能力的文化。大别山红色文化虽然是历史的产物,却具有动态的开放品格,富有现实创新精神,具备相关转化能力,可以参与到当前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之中来。当前持续高涨的红色文化旅游热潮,就是其现实功能之一。大别山红色文化旅游资源丰富,包括革命遗迹、旧址、纪念建筑、名人故居的历史遗存,红色歌谣、革命文献、革命事迹、红军标语等非物质文化遗存等。而从全国范围来看,以“千里跃进,将军故乡”为历史背景形成的大别山红色文化旅游资源品牌响亮。当前大别山红色文化旅游存在着若干问题,已为学者们所关注,如红色旅游管理体制不健全,市场运作不灵;文化内涵挖掘不够,展示手段单一落后;知名度相对不高,没有形成规模效应;基础设施建设及相关软硬件配套设施极不完善;革命文物保护工作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等。提出的相关对策建议也较具现实可行性:要按照“资源互享、客源互送、线路互推、政策互惠、信息互通、节庆互动、交通互联、争议互商”的原则,高起点、高标准、高质量建立和完善大别山旅 游 经 济 带 发 展 总 体 规划、跨县市旅游发展规划、区县旅游发展规划、旅游景区开发建设规划4级规划体系,真正整合优势资源,联手打造旅游精 品;大别山红色文化旅游要清除制度障碍,理顺体制,搞活机制,加快体制改革和机制创新,建立项目招商引资机制,探索景区所 有 权、管 理 权、经 营 权 分 离 的 政 策 和 办法,挖掘市 场 潜力,推 进市场化、产业化进程;大力打造大别山红色文化旅游品牌,如湖北黄冈就制定了八大旅游精品,包括“千里跃进,将军故里”———“黄麻起义”红色之旅寻踪游,“走近大别山,亲近大自然”———大别山农家生活体验游,“登大别山峰,览江淮胜景,赏天堂红叶”———大别山风光生态游,“丛林穿越,与‘浪’共舞”———大别山峡谷漂 流 激 情 游,“追 寻 名 人 足 迹,探 访 名 人 故里”———黄州、蕲春名人文化品位游,“拜谒禅宗圣地,惮悟人生智慧”———黄梅宗教文化朝圣游,“沐浴温泉圣水,泡出健康生活”———英山、蕲春温泉休闲游,“进黄高名校,访奥赛摇篮”———黄冈科教文化游;要加强大别山区域之间的联合协调开发,走生态旅游的可持续发展道路;在注重红色文化旅游资源开发的同时,也要加强革命文物保护工作,“革命文物散见于普通百姓的生活之中,其保护体系的建立需要全民的共同努力。可利用一年一度的文化遗产日,邀请党史部门、高校教师、博馆、图书馆、文化馆、科技馆等公共文化机构人员,深入乡村、走进村民中间举办论坛、讲座和展览,宣传、介绍当地的革命历史,普及相关法律法规知识,增强群众保护红色文化遗产的观念和意识。同时还要完善革命文物保护的奖惩机制,形成良好的保护意识氛围”。总的来说,发展大别山红色文化旅游,有利于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有利于促进地方经济发展,有利于增加地方就业,同时也有利于保护和发展红色革命传统文化,有利于促进精神文明建设。因此,我们要大 力发展大别山红色文化旅游,但同时我们也要坚决反对求大求全的贪功冒进的不顾实际的过度开发,尤其要反对那种杀鸡取卵式的资源破坏性开发。我们在强调大别山 红色文化 资 源 的 经 济 价 值 的 同时,决不能忽略其政治价值和文化价值。在政治价值方面,“红色文化作为一种先进的政治文化,必然成为意识形态的主阵地,构筑起中国共产党新时期 执 政 的 文 化 氛 围”;在 文 化 价 值 方 面,“大别山红色文化资源的文化价值呈现的是一种革命思想和革命精神”。在辨析大别山红 色 文化禀赋的 基 础 上,我 们 才 能 更 好 地 保 护 好、发 展好、利用好大别山红色文化,使之成为一种可持续地为现实服务的优质文化资源。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24日
上一篇:我校45名教师赴香港理工大学研修学习满载而归[ 08-07 ]下一篇:大别山红色文化研究综述[ 06-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