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重大意义与发展前景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习近平主席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举世瞩目。此访不仅将有利于稳定麻烦不断的双边关系,更会推动两国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从长远来看,后者意义更为重大。

  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于两国于世界都意义重大

  根据“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内涵,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不是指普通大国之间以及霸权国与普通大国之间的关系,而是特指崛起大国与霸权国即守成大国之间的关系。

  提出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意味着目前的中美关系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新型关系”,尽管存在着一些“新型关系”的要素,比如两国间保持着很密切的合作,自建交以来一直没有出现全面的对抗。

  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是一种理念。提出这个理念的意图就是要解决如何破解“大国政治悲剧”或“修昔底德陷阱”这个问题。崛起大国与霸权国必然走向对抗,这似乎是国际关系中的一个铁律。作为唯一例外的英美关系,也是得益于许多有利的客观条件。那时,英美之间也充满着激烈的战略竞争,有走向对抗的风险。如果没有德国崛起的因素,很难说英美不会走向冲突。

  对中国来说,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具有特殊的战略意义。从历史经验教训来看,在崛起大国与霸权国的战略博弈中,霸权国往往掌控着更多的战略资源,拥有明显的战略优势。中国要顺利走好和平发展道路,实现和平崛起,就必须避开、跨越“陷阱”。为此,就必须处理好同美国的关系。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无疑是最佳路径。当然,中美不重演“悲剧”,对美国也是好事。否则,美国的霸权可能会更快地衰落,美国人民的福祉也会大大折损。更为重要的是,作为影响力最大的两个国家,如果能够在新型大国关系框架下实现不冲突不对抗,对世界肯定是幸事。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说:“中美两国合则两利、斗则俱伤……中美两国经济总量占世界三分之一、人口占世界四分之一、贸易总量占世界五分之一。这两个‘大块头’不合作,世界会怎样?”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如果能建成,将开创大国关系的历史,并对其他大国乃至所有国家形成示范效应,从而会极大地推进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进而促进世界的持久和平与共同繁荣。

新型大国关系内涵丰富

  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内涵十分丰富,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这三个方面各有其位,相互作用,形成一个有机的统一体。不冲突不对抗是基础和前提,没有这一条,就不称其为新型关系,相互尊重无从谈起,合作共赢也成了无本之木,已有合作成果也会烟消云散。合作共赢是目标。如果两个国家互相隔绝,老死不相往来,也可以做到不冲突不对抗,但对中美两国来说,那种状态是不可能出现的。两国必定要交往,在相互交往中,合作共赢而不是恶斗俱损是共同的追求目标。与此同时,合作共赢的存在还有利于制约相互恶性竞争,抑制双边关系走向冲突、对抗。相互尊重是实现合作共赢和不冲突不对抗的保障条件。无论是合作共赢还是不冲突不对抗,都是两个独立行为体之间的事情,这就需要相互尊重对方的地位和利益,否则双方无法正常交往。

  新型大国关系的三条内涵是统一的整体。对比之下,“旧型”大国关系,要么是处于对抗状态,要么是结成联盟,要么是不稳定的“非敌非友”状态。结盟通常有一方为盟主,因此缺少相互尊重,更为重要的是,结盟关系通常是以更大范围的对抗为基础。不稳定的“非敌非友”状态因为缺乏保障机制,很容易滑向对抗。新型大国关系则摈除了“旧型”的弊端,符合时代潮流和国家长远利益。

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前景可期

  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作为新理念并不仅仅是一个良好愿望,而是具有一定的现实基础。这个现实基础就是现存“非敌非友”状态的中美关系。中美自建交以来,虽然历经风风雨雨,但总体上是不断向前发展的。两国不仅没有全面冲突、对抗,而且还在诸多领域合作共赢。可以将现存的中美关系看成是“准新型大国关系”。这种“准新型大国关系”为新型大国关系构建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后者是在前者基础上进化而来,而不是横空出世。

  “准新型大国关系”形成并得以发展的背景有两个:一是在以和平与发展为主题的全球化时代,大国之间的共同利益明显增多。就拿中美之间来说,正如习主席所强调的,“中美两国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肩负着维护世界和地区和平与安全的重要责任,存在广泛共同利益。”“中美在应对朝核、伊朗核、巴以和谈、南苏丹、气候变化、重大传染性疾病等一系列国际和地区问题及全球性挑战方面开展了密切协调和合作”。二是在全球化、多极化和非极化的作用下,国际矛盾越来越错综复杂,使大国之间的固有矛盾被相对弱化。在上述两个背景同时也是影响因素的作用下,冷战后的大国关系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其基本形态就是在竞争中合作。一方面,传统的民族国家之间利益差异没有消除,大国间仍然存在着竞争关系;另一方面,大国之间的共同利益越来越多,合作领域越来越广泛。与基本形态相适应,综合国力竞争是大国间竞争的主要方式。在两次世界大战和冷战的教训以及核武器、全球化等因素的作用下,大国之间竞争已主要不是军事竞争,不再是攻城掠地,抢夺财富;竞争的主要方式转为以经济和科技为核心的综合实力竞争,军事实力的作用相对有限。

  “准新型大国关系”进化成新型大国关系的可能性远大于全面对抗关系。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是习近平主席和奥巴马总统共同作出的战略抉择。两年多来,两国围绕这一共识推进各领域交流合作,成效显著。尽管中美之间存在一些分歧和矛盾,但是正如习近平主席所指出的:“事实证明,中美两国利益已经日趋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两国关系发展不仅造福两国人民,也有力促进了亚太地区和世界和平、稳定、发展。”对未来的中美关系来说,合作共赢是大方向,矛盾分歧只是支流。“得其大者可以兼其小”。只要中美两国“相互理解、相互尊重、聚同化异、尊重和照顾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新型大国关系就一定能成为现实。

  上述推动“准新型大国关系”形成的因素,同样在推动新型大国关系的构建。


作者:吴亚东 来源: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03日
上一篇:解读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核心内涵[ 04-03 ]下一篇:习近平解读中美新型大国关系 合则两利斗则俱伤[ 04-03 ]